聯系我們
  • 地址:重慶市南岸區南濱路162號2幢
  • 郵編:400061
  • 電話:62630613
  • 傳真:62630613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學習交流 > 職工文苑

家鄉的變化

文/楊利   圖/   責任編輯/童強   2020年01月02日   字體:【    

昨天跟父母通電話,話題從瑣碎的家常不知怎么就轉到了村子旁邊那條路,用父親的話說就是“有了這條路,以后我遛彎兒都方便多了”。

話,是笑著說的。但我也知道在他長時間被病痛折磨的罅隙里也就偶爾能撿點諸如此類的玩笑話輕松一下,算是心酸的樂觀。

他說如果明天出太陽的話他打算去買頂帽子,對此我表示贊同,冬天來了保暖工作第一位。“戴上帽子你就是這條路最靚的仔”,一通嘻嘻哈哈的快樂。

我家坐落在村子最西邊,距離房子幾丈開外就是橫豎兩條鄉路,幾年前還只是泥濘的小路,這是大家勞作休閑、通向外面世界的兩條鄉間小道,平時通行還將就,但每當雨雪天,出行難度就很大了。大家也并不那么在意和埋怨,倒是一致的樂觀,調侃這叫做“紅塵中翻滾”,“干干凈凈出門,星星點點歸來”。這群人就這樣樸實可愛,一身零星的泥巴卻也能跳出星星點點的俏皮來。

記得前年的時候得空回了趟家,一路上,總想讓列車快點,再快點。離家越近,心情越激動,不禁想起宋之問的“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詩人流放歸來,怕自己的罪責牽連到家人,所以擔心害怕。而我的不平靜,則更多的是將要見到家人的興奮和故鄉日漸衰老的心傷。

有小時候明朗、蓬勃、熱鬧的故鄉做標準,近幾年我越發的覺得它老去的速度似乎比正常時間快很多。故鄉的人突然皺紋增多、腰背彎曲,很多房子因為久不住人而破敗不堪,高高的田埂上也沒有拾麥穗、烤地瓜、捉螞蚱、攆蛐蛐兒的孩子們,一切都在彰顯著村莊的寂寥和滄桑。好長一段時間我無法理解,不能明白,更不能接受。

下了火車已經很晚,攔了輛的士,告訴師傅目的地,并隨口囑咐了一句:“師傅,那路不好走,您開慢點。”

“你是很久沒回來了吧?現在路修好了,平坦得很哩”。師傅熱心的告訴我,并且還驕傲地加快了油門以證實他所言不虛。我愣了一下,突然想起父母電話里跟我提過不少次修路了,但我切身體會過的顛簸又太深刻,一時間竟忘了這茬。車很快就在離家不遠的十字路口停下又離去,徒留一個怔怔的我。

記憶中坑坑洼洼面目全非的泥巴路,不但變成了寬敞的水泥路,路道兩側甚至還種上了英姿颯爽的楊樹,整整齊齊、排列有序,沿著大路綿延鋪開,一直延伸到公路的盡頭,恍若兩排挺直站立的哨兵。村莊的房屋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每家每戶的外墻都粉刷成了統一的白色,房子四周還壘起了兩尺高的小花圃,鮮艷亮麗的各色小花分外搶眼。垃圾也不再到處都是,而是裝在門口的垃圾桶里,由環衛人員定期運走。村里兩個年代久遠蕭瑟頹敗的池塘也進行了清理和修整,用圍欄圍起來,種了荷花,撒了魚苗,一派生機勃勃的意境。

電話里,父母也提過不少次村莊的變化,只是這種變化用耳朵聽遠沒有親眼所見來得真實和震撼?,F在的村莊,又年輕起來,容顏煥發,朝氣蓬勃,似一個神采奕奕的少年。 

這是建設的新農村,傳說中的“都市村莊”,老父親慨嘆不已,眼角眉梢俱是遮掩不住的歡喜,這改變是實實在在的,開心是真真切切的。沐浴黨和國家好政策的新農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老百姓的生活正在全面改變,這鄉村振興之路正如在這兩排高大挺拔的楊樹保駕護航下的鄉村柏油路一樣筆直而又平坦光亮。

双色球微信号